海棠花睡

别问我是谁,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音乐生。

my的小蚂蚁:

芭蕾舞的简单绘画科普教程(个人经验向)

希望给各位带来帮助哦——

FlyT漫画教程:

一些手部练习必备的参考,拿碗、杯子、剪刀等手部动作参考都有,很实用

作者:イグアナまくら

手绘兰陵王,滤镜拯救者
看了初中的黑历史感慨万千:原来那时候我画的有人样....

ps:背景为自照。

简直太可爱了!

非人二货联萌:

#CAT48# 

#进化的基佬们#  

大家还记得去年的毁童年系列之原来你们是这样的狮子王么?

今年我发现南非正有一对雄狮兄弟居然完全贴合木法沙和刀疤的设定???

然而伟岸美男子和黑发心机屌的胜负,似乎要出现惊天逆转……

====



前两次更新内容略严肃,搞得大家忘了D老湿一贯是正儿不直的本色[喵喵]只好请出草原基王们,让大家体会一下宇♂直的危害[喵喵]

喜欢这个系列的话希望大家能推荐评论互动一下(比心)

新刊《CAT48》通贩预售进行中: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730252971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十五:

来Lof了?!!

左手韩:

上周去看了个病,即心塞又肛塞。 

【备亮+云亮】何如当初莫相识

阅读指南
💡第一人称注意。
💡心理活动众多。
💡架空世界,并非现实世界,并非历史向。
💡人物性格基于我自己的推测与官设


二道「碧月桃花不自知」
此时此刻,主公正拉着我蹲在篱笆下,躲避一队巡逻的卫兵。看样子主公来的并非光明正大。我用怀疑的眼光斜眼瞥着主公,用力的捏了捏他的手,无言地质问他怎么回事。主公转过头,询问的望着我,见我微愠,却是一点也不在意,只是回敬我一个鬼脸,并狠狠回敬我的手。
这种私下有失帝王风范的“顽劣”的行为,与主公的身份极不相符。我曾经因为这件事多次进谏,苦口婆心的劝说主公,望他与我私下见面时,保有帝王应有的姿态,以免失了尊卑身份。可恨主公对此全然不顾:一谏腿涨,二谏腰酸,三谏不离榻。一来封我的口,二来彰显主公的帝王尊严。无可奈何,亮只得作罢。
卫士们的脚步声就在耳畔,我可以隔着篱笆的缝隙看到他们的草鞋。我虽不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威胁,却也紧张的大气不敢出。待这队卫士走过篱笆,我才敢继续呼吸。为了表达我对主公此等行径的不满,我愤然从主公手里抽出了我的手,嗔怪地看着他。帝王夜晚现身丞相府中,只怕影响不好。提灯的侍卫长似乎注意到身后的篱笆中的动静,戒备的转过身子,机敏的看向我们藏身的地方。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透过细碎的篱笆,我几乎能与侍卫长四目相对。侍卫长觉察到了我的目光,狐疑的转过身,提灯带领那队卫兵缓步向我们的藏身之处走来。我为人处世向来坦荡,也就做了这么些与主公有关的憨事傻事。可也就是这些事,足以让您的丞相颜面扫地。主公,亮还有什么颜面面对满朝文武?
主公感受到了我的顾及。侍卫长越走越近,主公环过我的肩,做好准备。我很想挣脱主公,但主公扣的很紧,我脱不开。
这样子成何体统!
就在这时,院内篱旁的树上传来子规凄凉的叫声。一颤,似家中新妇的思念;三叠,如村口稚童的呼唤。此声哀戚至极,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声声泣血,向头顶这轮明月倾诉着世间的悲怆。三年从军,生死离别我看过的太多。千言万语,说不尽铁马冰河妻子情深征夫意;子规声啼,却道尽这红尘战场生死难辨故人情。
侍卫长仰起头,冲着子规的方向静驻。片刻,与众卫兵一同远去。
待众卫兵转过拐角,主公就将我拉起来,抓着我的手腕,迫不及待地像外奔去,就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主公每次来丞相府都提前计划,路线与巡逻士兵的时间烂熟于心不说,就连缠绵的时间也计算的分秒不差,这一点我着实佩服。只是,我不希望主公再为博得亮的欢心枉费脑筋......

真的像是世外桃源。碧月下那一望无际的,全都是桃花。尾随着惊蛰的春雷,一夜之间,花满枝头。韶华缤纷,繁茂至极。见此美景,忧者忘忧,怨者释怨。我暂时忘记了那些令人痛苦不堪的事,思绪沉浸在花海中。
主公牵着我的手,带我一起漫步在桃树间。他细心地引,我信任地随,已由默契成自然。似乎没了身份,也没了使命。好像他不是帝王,我不是丞相,我们只像来赏桃的情侣,亦或是挚友,心相近,意相投。站在灿烂的桃海中,我默默享受着主公带来的这份宁静,还有丝缕甜蜜。
“今日过于匆忙,不曾顾及酒事。倘若能与丞相对月小酌,赏花论道,岂不妙哉?”主公松开我的手,将我搂在怀中。我将脸埋入主公的青丝间,贪婪的呼吸着主公的味道。
我抬起双臂,本想环住主公的背,却狠心克制住了自己。我是主公的相,不是主公的妃,我不能逾矩。纵使主公待我如妻,我也只是他的相,他的军师。
主公,您不知道,亮在忍受着您的爱。
「未完待续」

Kyrja:

一个关于笔刷调节参数的教程,希望能给用数位板写字的小伙伴们带来一些帮助❤

关于小说创作的一些思考

帆过十洲:

这是基于【我的】创作经历的一些【个人】思考和方法论,没有读过什么理论或著作,因此大约是很浅薄的观点。写出来一则是想给自己理一理思路,二则是希望能和其他创作者有所【交流和探讨】


 


一、创作的开始


创作的起点即,我为什么要写这篇小说,或者说灵光一现的时候闪现的东西。


这是写一篇小说的出发点,也是整个创作过程都要服务的一个核心。


对我来说,它曾经是一个人设,一个背景设定,一个情节,甚至一句话。


我是以它为中心点向外延伸,完善我的设定的。


例如,我曾为了这样一句话写了一篇文:


他一肩挑起的半壁破碎的河山与手下数万将士的英魂热血将他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让他那点可笑的同情刹那间就微渺得一阵风就能吹得一丝痕迹都不剩。


从这一句话,我衍生出了人设:将军,以及一个被同情的弱势身份者。


衍生出了背景:战争。


提炼出了矛盾:个人的感情和家国大义之间的取舍。


这样,一篇文的框架就搭建起来了,基调也就是宏大的、严肃的。


如果出发点太抽象,比如“想让A和B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那么衍生和搭建的过程就会更困难一些,但它依然可以帮助确认很多东西,例如:


A和B之间存在问题或困难;


A和B最后达成了HE。


那么设置问题和解决问题就构成了文章的框架,文章的基调选择就更为丰富。


 


二、剧情大纲的确定


有一个大的框架之后就需要将骨骼摆好,也就是写大纲。无论落在笔头上还是写在电脑里或者只是在脑海里,在动笔之前作者应该对文章的脉络有完整的概念,以保证文章的连贯性和完整性。


1、矛盾冲突


矛盾和冲突是推动剧情发展的核心动力,也是故事为什么会吸引人。


制造矛盾的方法大致有以下几种:


·将角色置于与自己性格或立场不符的情况之中,如将反战者置于战争前线


·让角色面对出乎预料的情况,如已经计划好了晚上约会的职员被领导训斥并加班


·两个立场对立的角色处于同一场景,如情敌见面


·任何能让角色面对两难选择的情况


2、节奏感与伏笔


矛盾的集中爆发是最吸引人的,也即作品的高潮部分。


排布好矛盾,可以持续地吸引读者的注意力,其中平淡的部分则用暗示和伏笔增强两处高潮之间的联系性。


节奏感很重要,但是具体应该如何操作我也还在摸索。


3、人设与OOC


(1)同人写作中涉及原著人物时,应该深入地了解人物,对人物性格有透彻的理解,并且找到原著作证后再开始创作。同人难免OOC,但不能因此直接在正剧里放飞自我。


(2)原创人物的人设往往会非常标签化,比如“豪爽”“外冷内热”等。这类标签是必要的,尤其是在长篇小说的创作中,一般写到五万字就会开始有歪主线的苗头,标签化的人设有提醒自己不要OOC自己的效果。但仅仅标签是不够的,做人设时应该针对标签想象数个场景。


以“内向”为例,TA有多内向?对着父母是什么表现?对着最好的朋友是什么表现?对同学呢?对陌生人呢?


尺度不同,其实会是完全不同的人设,但这些人设都很“内向”,场景有助于作者更好地把握自己的角色。


4、结局的HE、BE与错位


HE和BE的界定一直都很有争论,一路波折吞刀无数最后在一起了的HE和相守一生求仁得仁的BE到底哪个是糖哪个是刀各人心里的标准是不一样的。


但这对创作者(至少是我)来说无关紧要,我关注的是这一段文字我希望带给读者什么样的体验:是开心、幸福的正面情感,还是悲伤、遗憾的负面情感?


无论刀还是糖,都有无数的套路,甚至佛教还有人生八苦之类的总结。


但我以为,一个桥段是刀是糖取决于是否存在“错位”的元素,也即实际发生的情况与角色所希望的或大众所希望的常态是否一致。


如果一致,就可以带来正面的情感;如果不一致,就会带来负面的情感。


以长寿为例,儿孙满堂衣食无忧的老者长寿是幸福的,“生”所需的情感生活和生理需求都完备,自然给人向上的感觉;但杨绛的长寿很难让人确信这对她来说是一种幸福,因为她的爱人和女儿都已经去世了,她的“生”与她家人的“生”并不一致,就隐含了悲剧元素。


 


三、文风


在大纲写好之后填充的内容即“血肉”是具体的文字。从细节的描写、词汇和句式的选用等方面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习惯,这些习惯就组成了文风。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文风来自作者本身的阅读积累和写作积累,但如果作者希望,也是可以有意识地锻炼文风的。


我受读者反馈的影响,现阶段以白居易和海明威为楷模,致力于让作品简单直观。在创作时,会刻意避开艰涩的词汇,用短句代替生僻词,以达到让作品通俗易懂的目的。


另一方面,受一位关系比较好的作者和一位老师影响,致力于用环境描写和细节描写等客观存在代替以形容词为代表的主观感受,以达到增强说服力和代入感的目的。


(如果有看到这里的刚刚开始尝试写作的朋友,请记住,每个人的文风都是不同的,没有什么好坏之分,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各有受众。如果你想主动改变自己的文风,最好先想清楚你希望达到怎样的效果再开始针对性的练习。)


 


四、其他


1、交流很重要


(1)和水平比自己高(或者自己很欣赏某一方面)的作者多交流,如果你们熟悉到TA愿意阅读你的文字并提出建议是最好的。如果不,那么TA有时会透露的自己的写作方法和思路是值得思考斟酌的。但永远不要全盘接受TA的意见和建议,要自己思考是否适合自己的情况,因为不同的人必然会写出不同的文字。


(2)重视读者的反馈,尤其是评论。他们不会直接指出写作思路中的问题,但愿意留评的读者都会直观地表达自己的感受,这些感受是可以油作者自己反推创作问题的。


2、及时复盘很重要


得到反馈,尤其是在你心中比较懂写作的人的反馈之后,迅速复盘你的作品,仔细思考其中的原因。


如果我早这么做了,在某一点上能早开窍三年半。


这真是个忧伤的故事。


 


以上,想说的就这么多,欢迎交流指正。


 


PS. 完全是一直被说发刀不疼的人突然收获了一堆哭脸,文又不长就回去复盘了一下,突然开窍了关于“错位”的概念,兴奋得仿佛打了鸡血,干脆从头到尾顺一下自己写小说的思路。

【备亮+云亮】何如当初莫相识

阅读指南:

💡第一人称注意

💡cp备亮(玄亮)+云亮

💡文艺风骚向(红楼看多了)


一道「春江花朝秋月夜」

似千万亡魂的悲鸣,又似帝王缠绵的耳语。亦真亦幻,亦梦亦实。
这是个噩梦,梦中的我孤身面对悬崖,身后则是敌人的百万大军。汗水浸湿了我的亵衣,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体上。什么东西顺着我的侧颊滑下,落在枕旁。
我知道这是梦,我并不害怕。但这梦太过于真实,倒是让我分不清哪边是真哪边是假。那空中翻滚的,不是变幻莫测的云,竟是我汉家将士的亡魂!
我已无颜面对我的大汉的父老乡亲,我本以为我的计算不可能有误,但这已成事实,我只能以死相报。只愿亮来生,再做回主公的相......

“.......亮?”
一只温热的手温柔的抚上了我的脸颊,替我揩去眼泪。
我抬起因汗湿而冰凉的手,紧紧抓住了那只熟悉的手。身旁的人俯下身来,轻轻翻起我的刘海,在我紧蹙的眉间留下一吻。令人安心的味道充斥着我的鼻腔,包裹着我的身体,那是安全的味道。我睁开眼睛,正好对上面前人带笑的眸子。
“做噩梦了?”面前的人笑吟吟的说着,用拇指的指腹轻柔的摩擦着我的脸颊。
我错开眼神,窗外夜色宁静,月未眠,窗上树影交错,似鬼爪。我拿下主公的手,依旧蹙着眉,轻轻摇了摇头。
“主公不必担心,亮只是有些疲惫了。”
主公见我不想透露,也就不再问下去。不过,就是我不说,主公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朕念营南的桃林,如今花开烂漫。军中无以为乐,遂欲与军师一同赏桃。不知亮意下如何?”
主公的眸子反射着月光,闪耀着炽热的光辉。我知道主公想做什么,单纯的赏花,亦或是令人神往的缠绵。我想到了案旁成堆的文牍,以及令人焦头烂额的琐事:天一亮,我就该继续工作了。我知道我应该拒绝,最好送主公回到榻,可我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嗯。”
主公见我答应,便起身将我的大氅拿起,披在我肩头,亲手系好腰带,顺便伸手将我鬓角的乱发抚平。
做完这些,主公又说:“惊蛰过后,天气尚寒,亮还是多穿些罢。”又解下自己的披风,披与我肩,生怕我着凉。这披风还残存着主公的体温,透着主公的温暖。我赶紧作揖:
“谢主公厚爱。”
主公紧了紧我的领子,有些宠溺的刮刮我的鼻子,轻笑道:“与朕独处,就不要在意这些繁文缛节,朕有这么可怕么?”
主公的话真的没办法拒绝,我只好无奈的回答:“主公的好,亮无以言表,怎会感到可怕。”
主公爽朗的笑了笑,不再理会我的别扭,拉起我的手,打开屋门向院子走去。夜色正好,天气微凉。主公就像骄阳,将那料峭的春寒驱散。
我也知道,亮的一世英名,早已败在您手中。

「未完待续」

彡页口十:

吃cao大猹砸:

K_Alfa:

谢谢你们一直都在。我真的不是个很好的人,有的时候很啰嗦,lof上也杂乱无章,但我一直都会好好看每一条评论,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生活里不顺的时候总觉得可以躲到这里来什么都不怕。超爱你们的,真的。

智取小小苏:

Whisper~想当甜饼生产商:

是的,谢谢你们。(。・ω・。)ノ♡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